經過謝宇翔醫生細心的解說,最後我選擇用耳軟骨做自然一點